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故事

努尔哈翅遭城管驱逐中国首家移动烧烤店梦断

2018-10-30 11:34:14

“努尔哈翅”遭城管驱逐:中国首家移动烧烤店梦断上海滩

由5名高富帅、白富美投资百万经营的家移动烧烤,尽管注册了公司和商标、改造车厢作为店铺、注意保持餐饮卫生,但仍因涉嫌异地经营等原因,在营业2个月后被迫撤离上海的繁华路段。

这一消息在上再次引发夜市美食如何经营的讨论,尝试用国外Food Cart(美食车)的概念来填充国内移动摊位空白从而改变夜市餐饮现状的想法夭折,内参感到很惋惜。

一个女海归的江湖创举

今年11月初,在上海的繁华路段,金陵中路龙门路每晚都出现一节红色车厢,这是一个名为努尔哈翅的烧烤摊,由5个年轻人投资百万元,注册了公司和商标。

有别于普通烧烤摊,努尔哈翅的菜品明码标价,菜单做成圣旨,服务员打扮成侍卫。工作人员介绍,除了带子、生蚝、鸡翅等烧烤摊标配,还提供小青龙、波士顿龙虾等高大上的食材。常规烤物的售价和普通烧烤摊相似,但多款食材的价格高达百元,贵的波士顿龙虾488元一只。

除了食材讲究之外,烧烤师傅也来头不小。据经营者说,烤鸡翅的师傅是一家老牌排骨年糕店创始人的后代。

经营者说,由于注意保持环境卫生,经营两个月后,地上并没有留下类似其他烧烤摊常见的黑色油腻,附近也不见遗留垃圾。

将一个夜宵烧烤摊做成正规军,如此大费周章,其投资人称,意在打造成移动烧烤摊。经营这个投资百万的烧烤摊并非这5位投资人的正式工作,他们的正式职业是设计师、站创始人、公司总裁、投资人和艺人经纪人。

蒋逸雯是5名投资者中的女性,英文名叫Even,她希望努尔哈翅能是都市夜归人深夜的选择,这样的烧烤摊能暖胃暖心。

本职工作是站创始人的Even说,在上海的宵夜选择少,市场上缺少夜宵的品牌店,24小时营业的饭店里到了深夜座无虚席。打造干净卫生、明码标价的烧烤摊可弥补夜宵市场的空缺,满足吃货需要。

其实,租个固定店面并非难事,但因为在海外生活的经历,5位投资人选择了移动车厢的形式。Even表示,在美国看到Food Cart的形式,觉得挺好玩,而移动烧烤在国内可以说是一个空白。

通过工商站查询获悉,努尔哈翅进行过工商注册。该公司名为上海努氏哈翅餐饮管理有限公司,经营范围为餐饮企业管理(不含食品生产与经营)、婚庆礼仪服务、会展会务服务等。此外,努尔哈翅的工商注册信息显示,其住所是黄浦区东街48号227室C座。

上海没有Food Cart的生存土壤?

虽然已有工商注册,厨余垃圾也及时处理,但按城管的说法,努尔哈翅仍属占道经营,需要整改。目前,努尔哈翅烧烤餐车已移至位于大沽路成都北路的一个创意园区内。

上海黄浦区城管大队业务科的吴姓负责人解释,努尔哈翅的确注册了工商营业执照,虽说是移动烧烤摊,但目前仍属于城管的管理范围。经他们调查,努尔哈翅烧烤摊属于异地经营、占道经营,已责令其整改。

该负责人表示,金陵中路龙门路属于淮海路商圈,努尔哈翅在此经营受商业区中队管理。城管中队的执法时间为早上9时到晚上10时30分,其他时间由机动执法队覆盖。努尔哈翅在此经营的两个月中,城管早已注意并在12月9日当场责令其整改,次日,努尔哈翅的投资人赴城管大队进行情况说明。12月11日,努尔哈翅便不再在金陵中路经营。

对于能否接受这种国外Food Cart形式的美食摊,该吴姓负责人称,这种形态的确新颖,不过还存在执法管理的界限,从城管角度出发,就看有没有占道经营的审批证明。

以上海首批持证的街头艺人为例,街头艺人需要由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为其颁发试点资格证书。同时,按照持有证书、规定时间、指定区域的要求进行表演;在申城热度不减的士林夜市,虽同样为摆摊形式,但在相对固定的场所经营,不存在占道经营的情况,像努尔哈翅这样的移动烧烤摊要达到这样的程度,需要相关部门讨论。

上海本地文化专家小宝表示,Food Cart这样的形式可能切合一部分青年人群的需求,但在上海发展这样的形式的问题是空间。不同于国外的城市,上海中心城区的公共空间比较狭窄,若是侵占了别人的空间势必会引来交涉,但若是在偏远地区则人气不够,这种形式要在上海存活有一定难度。

努尔哈翅烧烤摊的5名85后经营者都是家境优越的富二代,本职工作分别为设计师、站创始人、演艺经纪人等,为何还要去卖路边烧烤?

蒋逸雯(Even)是5人中的女性,她解释,几个合伙人从没打算靠这个挣多少钱,所以对食材要求严格,还聘请了经验丰富的厨师,我们真的是想给吃货一个放心的地方吃夜宵,只是为一种情怀。

【对话】

Q:怎么想到要开一家移动烧烤店?

Even(投资人之一):之前去台湾和艺人吴宗宪吃饭时,我跟宪哥说,看到你就想到你跟林志玲主持晚会时唱的《嫂子卖饺子》那首歌。当时,宪哥就又唱了一遍。唱完,他对我说那就开一个饺子店?用机器人来包饺子下饺子。店名帮你想好了,就要嫂子卖饺子。

原本只是饭桌上说着玩的,之后我跟合伙人就有了做流动车美食的概念。我们还开玩笑,如果生意不好,就可以把车开去生意好的地方。之后,做了一系列市场调研,发现其实夜宵市场更有需求。

上海有那么多商场、KTV和酒吧,夜生活很丰富。可以想见,这些人对夜宵的需求也是旺盛的。但上海的夜宵不是火锅就是烧烤,那些路边烧烤摊的状况并不理想。我见过有些烧烤摊的带子已经发黏,要用很重的调料来掩盖不新鲜的味道,有些羊肉串也不知是什么肉,这样的烧烤摊根本不能放心吃。

Q:你们是别人说的富二代?

Even:我们5个人并不觉得自己是富二代。其实,正常的工作时间里,我们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,晚上还要管烧烤摊,经常忙到凌晨3点,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,也真的不是靠这个挣钱,我们怀揣着一种热情才能做下来。

其实,努尔哈翅对我们来说,并不是玩票,用时髦一点的话来讲是一种情怀。真的想给大家一个放心的地方,在午夜能温暖心灵。我们也是很认真在做这个事情。

回过头来说,我们也只是比别人更幸运一些,能够不用为了每天的柴米油盐发愁,而是有机会去实践一下自己的想法。其实开了努尔哈翅之后,不仅仅是多了一个和老朋友相聚的地方,也是多了一个和新朋友认识的平台。

Q:经营路边摊,为什么还要去工商注册?

Even:好多路边摊都不交税,而我们主动要求被监督,我们希望受到有关部门的监督,我们是真心希望越正规越好。

Q:在经营的2个多月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?

Even:我们5个人都没有经营餐饮的经验,从我们自己的角度出发,比较追求食材的新鲜、菜品的口味和整体的时尚感,对于备货等具体的餐饮管理问题,我们还在学习。

其实我一开始打算,就和国外的Food Cart一样,是让大家站着吃。但是基于中国的饮食文化,喜欢三五好友坐着聊聊天吃吃饭,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准备的桌椅并不多,只有30个位置。但开张后,有限的座位让很多人站着排队。现在的天气寒冷,我们也不希望大家在冷风中等很久,所以我们现在增加了一个帐篷,然后添加餐位,但也只有40个座位。

为了大家能吃到鲜的食材,我们的食材都是当天进货,不会压货。比如带子进100份、龙虾进20份,所以有时客人多,出摊2到3个小时东西就卖完了。现在,我们就尽量多备一些货,尽量让晚来的朋友也能吃到所有的种类。

我们不是黑心商家,有供应商向我们提供更便宜的货源,但被我们果断拒绝了,因为我们想要的就是让大家吃得放心,从而打造这个品牌。所以,成本很高,这大概也是一个问题。

Q:离开淮海路商圈后,努尔哈翅会停业吗?

Even:今后我们可能开一家烧烤旗舰店,其他则以移动烧烤摊的形式来补充。希望以后可以达到我们宣传语那样的效果:有一天,你打开门,发现努尔哈翅就在你家楼下。

大钢管厂
中老年人保健品
变频制冷压缩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